<rt id="wegw0"><small id="wegw0"></small></rt><acronym id="wegw0"><small id="wegw0"></small></acronym>
<sup id="wegw0"><center id="wegw0"></center></sup>
<acronym id="wegw0"><center id="wegw0"></center></acronym>
<sup id="wegw0"><div id="wegw0"></div></sup>

歷史訪問人數:

百年湘雅 首頁 > 百年湘雅 > 正文

湘雅醫學院戰時貴陽辦學地點之今夕

來源:湘雅醫學院 作者:黃珊琦 發布時間:2020年08月02日 點擊數:

現代醫學教育家,著名的內科學家,胃腸病學專家,1948年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1992年國家郵電部特別發行四位中國現代科學家紀念郵票之一的張孝騫教授,曾任湘雅醫學院私立與國立時期的院長??箲饡r期,他帶領湘雅師生西遷貴陽,創辦湘雅醫學院沅陵醫院、湘雅傳染病醫院、耒陽醫院等三所分院,以及酃縣衛生工作室,爭取學院私立改國立,再轉重慶,復員長沙。為湘雅醫學院在戰爭年代堅持辦學,奏響了一曲曲動人的凱歌。

張孝騫主政湘雅與被迫西遷

1914—1942年發行的國立湘雅醫學院院刊第一、第二卷上,刊發過湘雅醫學院職員、文書辦主任、注冊組組長、學監胡榮琦先生編撰的《湘雅醫學院二十五年大事表》,其中記到:“民國二十六年七月,校董院董聯席會議議決,因王子玕院長受命為國立中正醫學院院長,公舉張孝騫教務主任代理院長”。1937年,即民國二十六年,這年的8月5日,湘雅醫學院董事會董事長陳潤霖簽發的布告稱:由教務長張孝騫醫師代理所有院務(見圖0)。這是張孝騫作為湘雅首屆畢業生執掌湘雅全盤工作的歷史記載。

圖0:1937年張孝騫任代院長的布告

張孝騫主政湘雅前后,以七七“盧溝橋事變”為起點,是日軍全面侵犯中國國土,中華民族奮起抗日的標志。本為抗戰后方的長沙,1937年11月,其小吳門火車站首遭日軍空襲。有專門研究長沙抗戰史料的專家稱:

1937年11月24日,4架日軍飛機在長沙上空“投彈6枚,炸死炸傷民眾300余人”,是為湖南長沙第一次遭日軍空襲。

對此,湘雅醫學院第17班( 1943年畢業)校友劉樹焱在《湘雅醫學院抗戰三遷記》中說“回憶長沙第一次空襲,我們正在看組織學切片,突然顯微鏡視野不見了,抬頭一看前方黑煙成柱上升,轟然雷響。老師才意識到“轟炸”,隨即警報狂鳴得以證實。這次空襲,是轟炸在前,警報在后,不是長沙無警報設備,而是消息不靈,未能預報。我們當時的實習室即今反帝二樓南向的一大間(即后稱的福慶樓,今已無存。筆者注)。窗口正朝向(老)火車站方向。為了防止轟炸破壞,就得把顯微鏡和組織片盒攜去醫院地下室躲避。如不這樣保護好,不僅是這一班還要不要用以教學的問題。而是涉及到今后還要不要辦學的條件問題了。當鳴放空襲警報后,我們既不能看書也不能看組織切片,就拿那第一次轟炸長沙為例,我們把顯微鏡送到地下室約半小時。傷員已到了門診。三年級同學去門診協助工作,四年級全體進了病房和手術室為重傷員治療。而我們一二年級生則組成救護隊去被炸區搞戰地救護。殘酷的現實迫使我們再也不能安心坐下來看書做實驗。學校內遷已經是勢在必行的了?!?/p>

圖1:1937年11月24日,日軍首次空襲長沙留下的彈坑

于是,關于湘雅遷校辦學的舉動大致如下:

1938年7月,校董、院董聯席會議議決遷校,組織遷校委員會;

并推定雅禮協會來華人員、外科醫師(美)顧仁教授代理湘雅醫院院長。同時,楊濟時教授發起組成的“湘雅醫學院戰時服務團”,赴鄂東為難民服務;湖南省衛生實驗處借本院禮堂等處辦防疫醫院。

8月上旬,遷校委員會議決遷校于貴陽,但五、六級學生、護校

及醫院外科人員全體留湘。

8月18~19日,各部儀器、標本、圖書及辦公要件共約400箱、

重約40噸,陸續遷運貴陽。

9月,教職員及一、二、三、四年級學生陸續赴貴陽。

10月24日,湘雅在貴陽東山舉行第25學年開學典禮。當時全

院在校各年級學生6班共120人。學院與貴陽中央醫院協議合作,以該院為學生實習基地,各科臨床教師前往該院協助醫療診務,不另取酬。

11月,日寇侵入湘北,長沙由戰場后方即將轉入前方。是月13日,長沙文夕大火發生。之后,原留長沙湘雅醫院的五、六年級部分學生及少數教師如袁道、謝陶瀛等赴貴陽本學院。

以上就是1938年8—11月,湘雅師生先后西遷貴陽辦學的梗概。自1938年10月24日湘雅在貴陽東山舉行第25學年開學典禮,到1944年12月7日離開貴陽次南門外的湘雅村,6年多的時間,其辦學地點三度變遷,足可見戰時環境下,身處異鄉的湘雅辦學之艱難。學生的基礎教學及住宿地點曾三度變遷,分別是:東山、陽明路的貴陽醫學院及附近、湘雅村。承擔臨床教學的貴陽中央醫院在當年的貴陽南門外太平路,該路油榨街的昭忠祠內,地址一直沒有變。后來,由于城建即道路命名的變化,現叫貴陽市南路虹橋,是原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的舊址。據南京軍區總醫院史料專家周堅大校2010年的實地探訪,當時仍是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獨立的門診部。

筆者現就2020年7月12日乘旅游到貴陽所拍的圖像,非專業向導的介紹,結合老校友劉樹焱、勞遠琇(女,第18班、1944年畢業校友?;貞浳氖恰顿F陽學習生活散記》)兩位先賢在《湘雅春秋》第一集中的回憶文章,以及中南大學檔案館所藏的雅禮視頻等資料,談談《湘雅醫學院戰時貴陽辦學地點之今夕》。

需特別說明的是:兩位湘雅先賢雖離世多年,但1984年,湘雅建校70周年紀念,他倆身體尚好時的經典回憶,為后人研究這段歷史留下了第一手寶貴材料?;貞浿?,他倆特別提到的貴陽地名與單位有:東山、陽明路、貴陽醫學院、石硐坡、湘雅村、南明河、窄口灘、油榨街等,這是湘雅師生當年辦學先后活動的場所,也是筆者本次走訪的重點。因為行程的安排,在無當地專業向導,又無地方史專家指引的情況下,筆者的了解可能是膚淺的。為了精簡篇幅,敘述的方便,下文中的史料部分,“劉說”為劉樹焱校友的回憶,“勞說”為勞遠琇校友的回憶。

東山

劉說:1938年9月,湘雅師生分兩路向貴陽進發:一路乘火車至廣西金城江,轉乘汽車至貴陽;一路循公路經湘西、黔東直抵貴陽。到達目的地以后,分別租賃民房和旅社,以安置教職員工和家屬,學生暫時寄住貴陽東山的寺廟。

點評:寥寥數語,將湘雅師生分兩路由長沙到貴陽交代得清清楚楚,講明學生到達貴陽后的寄住地點是貴陽東山的寺廟。

勞說:1938 年,京津及滬杭一帶已經淪入日寇的鐵蹄之下,……。湘雅醫學院在長沙招考新生,報考者非常踴躍。我們班總共只取錄30 名(女生 5 名) , 除了本地新生之外,全國各地的同學都有。我很慶幸自己尚能在本地考上有名的大學,這樣不但可以和家人在一起,還可以節約不少用費。

可是,時隔不久,日寇一天天向華中逼近,飛機經??找u長沙。為了安全,學校決定移往內地——貴陽。從長沙到貴陽,不通船只,沒有火車,只能用汽車作運輸工具。學生、教職員工、家屬、教學儀器以及解剖用的尸體,都一車車地搬呀、運呀。以張孝騫院長為首的老師們,為了使學校逃避敵人的蹂躪,為了青年們能繼續學習,不做亡國奴,以極高的愛國熱忱,承擔起了這重大的責任和負擔,操盡了心血。

我們是陽歷九月啟程的。汽車是一個大車箱的卡車。每人帶著一個衣箱和一個被包,它們既是我們全部的行裝,也是各自的座席。每輛車里由高年級的同學帶領著幾個新生,如同哥哥姐姐精心地照顧我們。汽車盤旋地爬著湘西與黔東的險山峻嶺,山坡下不時見到翻倒了的車輛和不幸者的衣物。公路是坑坑洼洼的泥地,坐在搖動不停的行李包上,幾乎沒有一個人不是頭暈嘔吐。一共艱難地旅行了四天,……到達貴陽正是中秋節(陽歷10月8號,筆者注)。先遣隊費了許多的周折,在貴陽東城門外數里地的“東山”上找到了一座廟宇,作為我們的落腳之地。東山是貴陽近郊最高之處,全城都可以看到這座大廟。因此,防敵機空襲的信號燈就掛在廟宇的旗桿上。

登上百余石階,到達山頂上,多少日的顛簸,落足到蒼松翠竹掩映的大廟里,察覺到已經平安到達目的地時,感到輕松萬分。后院里是兩層樓的木質房子。女同學睡樓上,男同學住殿外樓下兩廂。安頓好了,大家美美地睡了一覺。第二天大家到前廳去吃飯,是白薯煮米飯,另有米湯,吃起來真香!……。幾天后,同學們休息過來了,有的唱歌,有的打球,把老和尚鬧得無處靜坐,只好獨個躲到一個山洞里念經去了。

點評:勞校友這路是循公路經湘西、黔東直抵貴陽的。到達貴陽的時間具體到中秋節這天,公元1938年10月8號。歷時四天的行程與到達東山后的細節較為具體,讀來似有身臨其境的感覺。

大事記:1938年10月24日,湘雅在貴陽東山舉行第25學年開學典禮。當時全院在校各年級學生6班共120人。

圖2:2020年7月12日的貴陽東山

此前,筆者曾因2008年7月的重走湘雅路活動,和2009年為《凌敏猷傳》收集材料兩次到貴陽,總想去東山一看。因為當地人說東山上除了電視塔外沒有別的什么啦,抗戰時期湘雅在山上所住的廟宇已在破四舊中消失,上山的愿望只好放棄。

現位于貴陽東城門外“東山”上的寺廟殿宇氣勢恢宏;花崗巖登山步道蜿蜒曲折,清晰可見(見圖2),是貴陽市當代地標性景觀建筑。復建年代可能在2010—2018年間。仰觀它的今貌,傾聽它的暮鼓晨鐘,似乎在告訴人們:南湘雅學子們不辭辛勞,來到這暫且為戰爭的后方,休息過后的唱歌、打球,直鬧得老和尚無處靜坐,躲到一個山洞里念經的情景;張孝騫院長于此在湘雅第25學年開學典禮上致辭的氣宇軒昂;以及學生們背著書包,提著顯微鏡往來于陽明路的貴陽醫學院與東山而上下百余級臺階的歷史故事。

 

陽明路 貴陽醫學院

劉說:1938年9月,湘雅師生分兩路……直抵貴陽。到達目的地以后,……借用陽明路貴陽醫學院房屋進行課堂教學,又和由南京遷到貴陽油榨街的中央醫院合作進行臨床教學。雖然遷校匆匆,諸事如麻,然而由于全體人員的努力,教學工作很快就粗具規模。

勞說:那時,學校還沒有教室,是借用西南城內的貴陽醫學院的。我們每天提著顯微鏡、抱著書本,早晨從東山下來,晚上再回山頂。這樣過了一個多月,學校在城里為我們找到了民房,女同學十幾個一起散住在南城內,男同學集中住在汽車站附近的一個大木房,總算每天不爬山了。

圖3:原陽明路上的國立貴陽醫學院院門。該院提供了湘雅遷筑初期除解剖學之外醫前期的教學場地

圖4:2020年7月,今貴陽市北京路上的貴州醫科大學校門。她由國立貴陽醫學院演變而來

圖5:1938年底到1939年初,遷筑的湘雅男學生集中住在貴陽汽車站附近的大木房內

劉、勞兩位先賢都說,初遷貴陽的湘雅,學生上課借用的教室是西南城內陽明路的貴陽醫學院的。這就是說,當年的貴陽醫學院不僅幫助了湘雅,而且所在的路段是陽明路。隨著城建的變化和道路的改名,由國立貴陽醫學院演變而來的貴州醫科大學現在的校門在貴陽市的北京路上(見圖4);保留了陽明路的一段,位于南明河旁,是條臨河面樹木遮天,另一邊為商住樓,約一華里的步行街道(見圖5、圖6),與北京路形成了T字型的接口。

圖6:2020年7月,位于南明河旁陽明路的人行街道

圖7:2020年7月,貴陽市陽明路上的陽明眼鏡店

湘雅村

劉說:1939年2月4日,日本飛機第一次對貴陽市進行狂轟濫炸,大塊建筑變成焦土,居民死傷不少?!瓘堅洪L高瞻遠矚,深刻地感到抗日戰爭的持久性,必須在貴陽作比較長久的打算;總務主任李啟盤足智多謀,精打細算,而又勤懇,一心撲在建設臨時院舍的工作上。他們首先在貴陽次南門外石硐坡租得長郡義園的地皮,在此興建三棟木撐瓦蓋、蔑壁涂灰,中有樓板的兩層樓房,以解決前期教學、行政辦公和學生住宿的需要;又撐起茅草蓋的平房,作為學生食堂和公用禮堂之用。又由教師自己出錢蓋起土墻茅草蓋的簡單住宅若干所以安置家屬。

圖8:張孝騫院長在湘雅村辦公時留影

圖9:西遷貴陽時期,一心撲在湘雅村臨時院舍建設上的首任總務主任、湘雅第三屆校友李啟盤博士

勞說:一年多過去了,學校在次南門外4、5里的舊“長郡義園”的山坡上,蓋起了兩組木房子。山腰有一個石洞,故名“石硐坡”。學校搬去后,“湘雅村”的名稱就被大家叫開了。至今,那一地方仍沿用這一名字。

大事記:1939年4月,湘雅在貴陽次南門外石垌坡建臨時校舍,竣工后遷入授課。增設湘雅醫學院貴陽療養部。

5月,沅陵分院附設傳染病醫院一所。

7月,在耒陽增設湘雅醫學院耒陽分院。

7月2日,舉行貴陽臨時校舍落成儀式。

8月16日,校董會公選代理院長張孝騫教授繼任院長。

9月,在沅陵分院繼續開辦湘雅護士學校。

12月9日,張院長赴重慶向教育部提交湘雅醫學院國立案申請。教育部部長陳立夫原則上同意接受國立案請求。同時,張院長在渝奔走10余日,吁請前校長顏福慶、校董胡子靖及其他湘籍名人協助湘雅的國立運動。

圖10:貴陽石硐坡俯視圖。畫面上三棟組成“口”字缺一豎的是湘雅村。房舍前有如口字一豎的兩條白色的平行線:左邊的是由南而北的南明河,右邊的是當年貴陽到花溪方向的貴番公路(雅禮視頻截圖)

圖11:貴陽石硐坡湘雅教學樓(雅禮視頻截圖)

圖12:1939年,湘雅學生在湘雅村進行的排球活動

圖13:湘雅醫學院由私立改國立后,師生們在湘雅村操坪集會。畫面左邊是湘雅醫學院貴陽校門的側面

圖14:抗戰時期位于貴陽石硐坡的國立湘雅醫學院校門。校門前不遠就是貴陽到花溪的貴番公路。該圖是1943年3月16日, 湘雅第20班三年級時,同班同學歡送班友朱寶榮和林櫻君兩人考上留美空軍軍官即將離校的合影(朱無難校友攝)。

圖15:如今的湘雅村是20世紀80年代左右所建的住宅區(網絡圖)

圖16:貴陽市湘雅村多個路口的公交站牌

圖17:老鳳祥湘雅村店

南明河與窄口灘

勞說:湘雅校門山坡前面是一條公路,跨過公路是一片荒地,偶有一些菜田。往前約100米就是“南明河”,在學校門前的這一段,只有20—30米寬,兩岸均為巖石,水流清澈湍急。我們在高低不平的巖石中找到了一塊較平的小“盆地”,那就是我們的浴室,天天在那里洗澡、洗衣服等等。巖石縫里除了魚兒游來游去之外,深處還有娃娃魚靜靜地呆著,好像是在陪伴我們。天暖的日子,游泳在急流之中,大家戲水追逐,別有一番情味。河里經常有漁夫,駕著一葉扁舟,在河中放鸕鶿捕魚,此外沒有任何其他東西打擾我們。我們就生活、學習在這幽靜的郊區,暫時躲避了敵人頻繁的空襲。

圖18:抗戰時期,湘雅的女生在南明河窄口灘洗衣服(雅禮視頻截圖)

圖19:抗戰時期,湘雅學生將南明河窄口灘變成了天然的游泳及跳水場1(雅禮視頻截圖)

圖20:抗戰時期,湘雅學生將南明河窄口灘變成了天然的游泳及跳水場2(雅禮視頻截圖)

如今的南明河,在翻天覆地的城建中,被打造成兩岸有人行步道、供人們散步的休閑區。在湘雅村前的南明河段,筆者沿人行步道由南往北順流走了約兩公里??粗募钡牧魉?,似乎清澈,但有淡淡的異味,因而只遇見三五名散步的居民。請教一位六旬左右的散步人士,問窄口灘在哪里,他說沒聽說過。

圖21:2020年7月,湘雅村邊的南明河段

圖22:2020年7月,湘雅村邊的南明河段

貴陽,湘雅戰時辦學的根據地,六年多的歲月,三變學生的基礎教學與住宿地點,期間的故事很多??箲饎倮?0多年后再尋這些地點,肯定是天翻地覆大變化。要是有條件,慢慢去尋找,仔細去體會,湘雅人當年顛沛流離,不改初衷,“公勇勤慎,誠愛謙廉”,“求真求確,必邃必?!彼傻墓适聲?。

民彩网官网